凉海

扩了一位天使聊天,表妹问为什么大中午在厕所发出怪叫系列

占tag欠,只是想画或者写点什么。

【雷帕】摇滚巨星x腹黑助理 I

    从星探升级到助理,帕洛斯也干了不是一两天了,在遇到那个叫雷狮的摇滚巨星之前,他一直都觉得这是份再好不过的差事,因为他基本十拿九稳,无法抑制的自傲甚至让他有种想去当驯兽师的冲动。

征服也不失为是人生一大乐趣,哦,这个想法也是他在认识雷狮的想法。

   上头派来的一个新人,说是新人却是个出道未满一年就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,这种罕见的人才大概在一年也就那么两个……另一个,好像叫安迷修,不过他选择了另一家公司出道。

这样的人虽然少见却也不是从未见过,帕洛斯觉得自己大概十有八九能摸到底儿,这么想着,他和雷狮进行第一次会面。结果,很糟糕。

他觉得雷狮的思维和正常人的完全不同!谁会在和出道公司的高级助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把脚翘到桌上随手拉开一听啤酒,一副二大爷的模样,开口第一句就是:“哦?哪来的鶸?”

不是人,这是帕洛斯对雷狮的第一印象。

很气,但职业道德强迫帕洛斯保持微笑,因为如果不好好招待雷狮,他大概要失去一份一边赚钱一边娱乐的好工作。但是接下来,更疯狂的,当他们讨论到粉丝团该叫什么的时候,雷狮居然要把粉丝团的名字改成“海盗团”海盗?野蛮,霸道而不堪(帕洛斯眼中),把这种词用在粉丝身上,雷狮在娱乐圈中史无前例。

帕洛斯当然有劝阻过,甚至是软硬兼施,但这些在雷狮眼中就是些无聊的把戏,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,不,石头上。雷狮的反怼技能真的是强的一批,每一句话都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实在不想理索性来一句:“你算老几,活的不耐烦了吗,鶸。”弄得帕洛斯脑阔痛。

但是这些帕洛斯都咬着牙忍了,也无视了公司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和停职的惩罚威胁,为了和这位祖宗搞好关系,他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。

那之后,雷狮的第一场由帕洛斯全面负责的演唱会,帕洛斯精心安排了三天,为此差点操碎了肝,才保证能在热搜榜上把隔壁公司的安迷修顶下去。在演唱会开始前,帕洛斯说尽了好话给雷狮,雷狮也只是朦胧含糊的回应。他毫无办法只能祈祷着一切都往好的地方发展。

事实证明墨菲定律真的存在。

直到昨天,在演唱会进行到一半时,鼎鼎有名的摇滚巨星,公司的希望,帕洛斯的职业保障书——雷狮。公然从舞台上一跃而下,几次试图在隔离栏上“挑逗”女粉丝,就好像在疯狂边缘游走试探。在“特殊嘉宾席”看着台下蜂蛹的数百人,本来就有些密集恐惧症的帕洛斯差点吐出来。场面一时无法控制。

帕洛斯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,他把左手嵌进自己的发丝企图让自己保持冷静清醒。wowowo,看看吧,明天各大网站的头条就这么出来了,雷狮,你这个疯子,彻彻底底 完完全全的疯子!

掏出手机,拨出去一串号码,愤怒想让帕洛斯吼出来,但是职业素养把这怒吼压在了腹中。

“保安,把我们的摇滚巨星和这些疯狂的崇拜者隔离,马上!”

“什么?雷狮拒绝!?哦谢特,把电话给他!”

存一下,眼里的瑞嘉大概这样,有人一起写吗?

悄悄占一下tag

【双雷】雷狮x布伦达

#雷狮x布伦达
#设定是新旧设交接
#雷狮视角

-“不平等下的公正并不意味着公平。”

是谁?
同样的相貌与身高,黑发下自己引以为傲的紫色瞳孔也并无两样,或许要数一数是不是头发的根数也一样?除了头巾上的“jia”之外,真的找不到什么更明显的区别了,就像是在照镜子。

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“自己”。也记得他的名字,布伦达。low爆了,除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炫酷的空壳子,他的名字和他的理想都一样让自己唾弃。

就像是真版看不起赝品那样,虽然他并不是,而且也模仿的并不像。

“布伦达?”
上前两步扯起他的衣领拉到自己跟前,呵,衣料都是一样的。

目光对上他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紫眸,能看到同自己一样的桀骜,不羁,还有怒火,伴随着雷电的摩擦好像要溢出眼眶。

周围都是火药味,但也只是单方面的。毕竟,神选中的人是我雷狮——

两个有着不同追求的人互相嫌恶毫无意义,我相信他也明白,但对于我的挑衅就是无可奈何。所谓,看不惯我又杀不掉我的样子,十分有趣。

“平等和公正?我雷狮什么时候做过这种蠢梦?”

“清醒点,你这白,痴——”

故意加重后两个字的读音好像激起了他的怒火,不对,早就激起了,他只是在隐忍而已。他还没有蠢到看不清形势的地步。

强有力的拳头伴随着疾风朝着自己的门面打过来,也是被自己一掌接下,顺势握住他的拳头往身后一带,对方便整个人朝着自己身侧倾斜过来。
被神赋予了新力量的雷狮,和被神放弃的布伦达,嗤。

他的发丝略过脸颊,竟是意外的有些柔软,蹭的脸颊发痒,最后掠过他的耳边,我低声——

-“好好看着我如何把你的追求碾碎吧。”

松开握紧拳头的掌心,留下一个还算利落的背影,头巾被风吹的很高。
我对他此刻的表情毫无兴趣,因为那并不会出现在我脸上。狼狈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滋味如何啊?布伦达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。

再度睁开眼静,是不同于虚幻空白世界的阳光,带着真实的温度撒满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早安,雷狮。”

至于布伦达,就带着他无法实现的梦长眠吧。

【嘉玛】墙脚雏菊

玛格丽特。

阳光笼罩的花园里多出来一个阴暗的角落,因为封锁在玻璃瓶里的泰坦魔芋挡住了本应该均匀的阳光,而在那片光照不到的地方,几株小雏菊顽强的生长着。
——

皇宫中四处都暗藏着杀机,那是不轻易显露的锋芒,平日看似忠心耿耿的臣子,和蔼的国师,甚至是一个管理花园的园丁,都有可能是暗藏的危险。他们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,等待草食动物围住猛虎的一天伺机出动。

他们每天傻而天真的在这里等待这个机遇。

玛格丽特,是圣空星王为自己的继承者安排的贴身侍从,实力是个战五渣但照顾人却是一把手,但是嘉德罗斯表示不需要,连自己都无法照顾的人,不是强者,是废物。

但终归,他还是接受了父亲的“礼物”。
玛格丽特似乎不明白嘉德罗斯对她的刻意疏远,每次都亲切的凑上来,跟他讲一些他没见过的,但是资料库里面有的东西。讲孩子们喜欢的儿童乐园,讲五彩斑斓的气球有多么讨孩子们欢心,讲有着三种口味的冰激凌还有可以转的很高的摩天轮……

时间宛如齿轮,嘉德罗斯有一种错觉,和她一起的时间,会变得比平常要快很多,陪伴是一件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事。

“嘉德罗斯大人,等您出来的一天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!那些美好的东西!”
“……”

嘉德罗斯觉得她是个傻的透顶的女人,但却意外的坚强不屈,意外的有个性,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反感这一切。

美好总是短暂的,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他比谁都明白。于是,蛰伏在暗处的蝼蚁恍然出动,将她和她给嘉德罗斯的一切都摔成幻影。

“嘉德罗斯大人!背后!”
闻声回头,但还是晚了一步,光剑似乎穿透了她的胸膛,嘉德罗斯回过头来,殷红沾满的他的双目。

然后,记忆便十分模糊,只记得红色的一片中,隐约有惨烈的求饶声和撕心裂肺的呼救声,还有倒映在血泊中的,嘉德罗斯的笑脸,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表情。

他比想象中的平静,平静的让他自己都有点害怕,仅仅是手刃了所有对他图谋不轨的人,手持刀枪的近百人。

嘉德罗斯经常会回想,即便是玛格丽特不为自己挡剑,自己也完全可以察觉危险,只不过会受点小伤而已。
如果那个蠢女人没有自以为是的挺身而出……

圣空星王告诉他,会再找到一个比玛格丽特还要好的侍从,但他拒绝了。

“所以,我才讨厌,那些弱小的家伙,渣渣,太容易…失去,或许,只是稍微的一个不留神,就会成为被夺走的软肋。”

嘉德罗斯会让这些话烂在肚子里,那是没对玛格丽特说出口的话。

——
那些花儿还是顽强的生长着,直到嘉德罗斯离开皇宫前,也顽强的生长着。

双生花

*蕾蒂视角
*塑料花姐妹真好看啊啊啊啊啊啊

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种花,两朵洁白的莲花并在一片叶子上。并蒂莲,我在书上见过,据说只要将其中一朵花拔掉,另一朵花不久就会死去,名副其实的双生花。

真是鬼扯。

嘁,想到了一个不好的人,撇了撇嘴角。随手将较小的那一朵拔起来,在掌心摆弄着,白蓝色的花瓣上还沾着许些美丽的水珠,摇晃起来,像是盛着美酒的高脚杯一样轻盈美丽。

“你在干嘛呢,蕾蒂?”
“啊,没什么,除害而已。你不觉得它很过分么?不知廉耻的吸收着本应该只属于那一朵花的养分,真是好不要脸啊……”

真是好不要脸啊,我亲爱的妹妹。
随手将拔下来的花丢弃在路边,盯着荷叶上那唯一一朵白色莲花。我说你,可要好好感谢我哦,抛弃了这个坠物,你一定会变得更漂亮吧。

一个艳阳的午后,再次路过那谭青蓝色的池塘,不经意的向池子里瞟了一眼,那片荷叶上绝无仅有的青白色莲花已经变得枯黄无神,在荷叶上飘摇,似乎下一秒就会彻底枯死过去。

“嘁,果然拔错了吗?”轻轻嗤笑了一声,“你啊,果然是妹妹吧,姐姐的话,才不会这么没用呢。”
……
“呀,如果去参加凹凸大赛的话,姐姐和妹妹一定要守护好对方哦——”
“放心吧母亲大人。”一双手缠上自己的手臂,“我和姐姐一定会把生命交托给对方的,会赢得大赛的!”只觉得万分恶心。

生命都交托给对方?真是好听。
……
“少来了,我还不,了解你。”看着与自己无二的面孔上带着满满的恨意凝视着自己。

梅莉,我恶心的双胞胎妹妹。“这句话,还给你。”用尽最后的力气,抛去一个嘲讽的眼神。
……
仿佛置身在无底洞之中,周围的灰暗画面用胶卷的形式将自己环绕,这就是走马灯?无趣。

所有回忆的幻灯片都是昏暗的黑紫色,都是自己和梅莉在一起,手拉着手,脸上挂着虚伪恶心的笑容。

蓦地,眼前似乎闪过了一抹不同于昏暗的明亮,在无数画面中唯一散发着温暖的光明——

那是一个被太阳镀上了金辉的黄昏,夕阳透过落地窗照进白花花的病房里。病床上,一个母亲紧紧抱住两个裹着相同被褥的婴儿,像是搂住了世间最珍贵的宝物。

“看啊,亲爱的,我们可爱的双生花。”

劲爆渊记者:

团里的格瑞和鬼狐试妆,这个格瑞一定是基佬嗯
因为是试妆所以衣服没有穿齐,清喷。
都是男孩子√